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两性健康

宋江的女人,爱上了小鲜肉。

2020-03-04 19:03:02

宋江仗义输财,人称及时雨。在郓城县做押司,相当于今天的县委秘书。这天夜晚回下处来,只听背后有人叫声押司。宋江看时,却是做媒的王婆,引着一个婆子,却与她说道:“你有缘,做好事的押司来也。”

宋江转身问道:“有什么话说?”王婆拦住,指着阎婆对宋江说道:“押司不知,这一家从东京来,不是这里人家。嫡亲三口儿,夫主阎公,有个女儿婆惜。他那阎公,平昔是个好唱的人,自小教得他那女儿婆惜也会唱诸搬耍令。年方一十八岁,颇有些颜色。三口来山东投奔一个官人不着,流落在郓城县。不想这里的人不喜风流宴乐,因此不能过活,在这县后一个僻静巷内权住。昨日他的公家因害时疫死了,这阎婆无钱津送,停尸在家,没做道理处,央及老身做媒。我道这般时节,哪里有这般恰好,又没借换处。正在这里走头没路的,只见押司从这里过来,以此老身与这阎婆赶来。望押司可怜见他则个,做成一具棺材。”

宋江道:“原来壬地。你两个跟我来,去巷口酒店里借笔砚写个帖子与你,去县东陈三郎家取具棺材。”宋江又给了十两银子。阎婆千恩万谢,只当宋江是从生父母,再长爹娘。

忽一日,那阎婆来谢宋江,见他下处没有一个妇人家面。回来便找王婆,问宋江是否有家人,王婆也只知他经常施舍,济人贫苦。猜他是没有娘子。阎婆央及王婆做媒要把婆惜许给宋江,宋江架不住王婆撺䄌便答应了。

在县城西巷内,讨了一所楼房,置办些家火什物,安顿了阎婆惜娘俩在那里居住。没半月之间,打扮得阎婆惜满头金翠,遍体金玉。又过几日,连那婆子也有若干头面衣服,端的养的婆惜丰衣足食。初时宋江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,向后渐渐来得慢了。因为宋江是个好汉,只爱学使枪棒,与女色不是十分要紧。

这婆惜一十八九,正在妙龄之际,因此宋江不合那婆娘意。一日,宋江不合带后司帖书张文远来阎婆惜家吃酒。这张文远是宋江的同房押司,那厮换做小张三,生得眉清目秀,齿白唇红。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,飘蓬浮荡,学一身风流俊俏,更兼品竹弹丝,无有不会。这婆惜是个酒色娼妓,一见张三,心里便喜,到有意看上他。那张三见婆惜有意,以目送情。等宋江起身净手,倒把语言来招惹张三。常言道:风不来,树不动;船不摇,水不混。那张三亦是个酒色之徒,这事如何不晓得。因见这婆娘眉来眼去,十分有情,记在心里。

向后宋江不在时,这张三便去那里,假意找宋江。那婆惜留住吃茶,言来语去,成了此事。谁想那婆惜自从和那张三两个搭识上了,打的火块一样热,亦且这张三又是惯会弄此事的。从此这个阎婆惜并无半点情分在宋江身上。

时间久了,宋江也有耳闻,并没理会,不是父母匹配的妻室,她不恋我,由她去吧。从此再不上门。可是这阎婆还指望宋江出钱养老,又来撺䄌宋江,因此宋江才惹上祸端。被阎婆惜所逼,无奈杀死那婆娘。从此逃亡江湖。

上一篇:几式简易瑜伽让你轻松减赘肉,曲线完美不求人

下一篇:健康冷知识:骨头汤不能补钙,爱抠鼻子的人聪明?哪个你想错了?

猜你喜欢